用户名: 注 册
密 码:
  互联网 牛寺鲁巴网
位置:牛寺鲁巴网>科技>正文

经典不经典,人民群众说了算

2019-07-14 11:08:11 | 来源:牛寺鲁巴网 | 热度:4988 | 评论:0

吕远:1963年我调到了海政文工团,开始写部队的歌、国防建设的歌。1974年我军进行了西沙海战。战斗胜利后,我第一次到西沙群岛,采访参与西沙海战的海军官兵。在永兴岛的一个棚子里,我碰到了陆军榆林要塞的词作家苏圻雄,我们就相约要合作为西沙创作歌曲。1975年开春,我第二次来到海南,到西沙、三亚等地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我还去通什了解黎族民歌,去儋州研究调声,去临高采集渔歌,收获颇丰。1975年底,海军部队又派我跟随电影《南海风云》摄制组再次来到海南补充采风,我第三次来到西沙。1976年,我和苏圻雄一个作曲一个写词,完成了《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的创作。演唱者是卞小贞和梁长喜。但出版唱片时错印成卞小贞和吕文科,这是个误会。随着电影的播出,这首歌流传开来。由于广大人民群众对南海神圣领土的关注,这首歌曲传唱多年。2012年三沙市成立后,我和苏圻雄在原有的歌曲基础上创作出《我爱三沙》,后来我又和肖杰合作创作了《三沙祖宗海》。

吕远:“文革”时期,爱情题材在文艺作品里是禁区,所以上世纪70年代末的时候,人民群众就格外盼望轻松的爱情歌曲。1978年,海政歌舞团领导大胆地提出要搞一台轻音乐音乐会。词作家马金星把《泉水叮咚响》的歌词放在我面前。我眼前一亮,却又有点犹豫。因为歌词写的是海军战士与故乡恋人之间的纯洁爱情。这一时期,虽然新的思潮已经萌动,但爱情题材仍然是个“雷区”,歌曲能否被通过,我很有顾虑。但我被动人的歌词打动了,在马金星的鼓励下,我还是非常投入地创作了曲子。这个歌开创了改革开放前爱情歌曲的先河,卞小贞在工人体育馆的冰上音乐会上一唱,很快便风行全国。但我也清醒地认识到,歌曲的流传与否,不取决于我们作者,也不取决于歌唱家,而是人民群众。他们需要这样的歌曲,这样的歌自然能流传。

所有杀虫喷剂都有高度挥发性和易燃的溶剂。 所喷出来奈米级喷雾状颗粒传播极其迅速,只需一丁点火花就会在含有氧气的空气中点燃这爆炸性混合物,遇明火、火花或高温都很容易发生爆炸。

记者:歌曲《泉水叮咚响》流传很广,当时是怎么创作的?

快递小哥慧眼识蹊跷

吕远近照。王晨光摄

作为雅加达亚运会期间文化单元亚洲欢乐节嘉年华的重要内容,这场文化展是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组委会、杭州市政府首次举办的海外亚运文化展览。

吕远:1954年,我从东北师大音乐系毕业后,分到了中央建筑工程部政治部文工团,到处为全国建筑工人演出。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了解,当时曾经有那么一批可敬的人。国家要实现工业化,要搞建设,上级一声令下,一大批军人就脱下军装拿起瓦刀加入建筑大军。这些人的品质是非常好的,吃苦受累,但斗志昂扬,国家工业化的很多大工程都是他们建设的。当时我去工地体验生活,看着他们黢黑黢黑的,我觉得应该为这群人写首歌。歌里写的“面前总是无尽的原野、身后总是崭新的楼房”“永远战斗着奔向前方”等等,都是他们真实生活的反映。后来,这个歌就被团中央推荐了,开始在全国流传。

(实习编译:邢桐 审稿:刘洋)

前台是“智能”,后台其实是增加了人工的配备。为了确保24小时服务大厅的正常运作,徐汇区行政服务中心增加了后台的值守人员,全天候在线,可以直接呼叫人工服务。春节前,中心和涉及业务的所有委办局部门进行了业务培训,确保24小时服务不下线,后台能做及时处理,为每一位群众、每一个企业提供不间断的支持。

着眼于提振党员干部脱贫攻坚的精气神,西宁市努力压实责任,将抓党建促脱贫攻坚工作列入各级党组织书记年度“党建工作责任清单”和年终述职的必述内容,层层传导压力,确保各级党组织切实把脱贫任务抓在手上。采取对驻村工作队推行“一季一考评一通报”制度,及时调换了60名、召回了8名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员,为全市第一书记和工作队干部拧紧了螺丝。

原标题:玩笑开大了!英国一美食杂志编辑称要“杀死素食主义者”

吕远:我从小就喜欢音乐,14岁时考进了吉林临江矿山学校,在那里学习到了西洋音乐知识。我还记得有一次上文学课,老师讲到宋徽宗被金人俘虏后在五国城写下的一首诗。当时正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我们又生活在敌伪区,都是“亡国奴”,我就有感而发把那首诗谱成了曲子,这算是我第一次创作吧。1945年秋冬季节,八路军来到临江接收我们学校,带来了革命音乐,比如《兄妹开荒》《夫妻识字》等。我刚开始还觉得这些音乐挺“土”。结果学校组织宣传队去演出,我们演奏西洋乐器,老百姓不拍巴掌,一演革命乐曲,战士鼓掌,老百姓也鼓掌。1948年我到辽东省林务局搞职工文艺工作,发现要让群众接受我创作的音乐,那得演奏他们喜欢的曲调和形式,“土”成了我的方向。我也慢慢认识到,我的音乐应该是为我的表演对象存在,为接受它、喜欢它的人民群众而存在。

记者:一名创作者,他创作的歌曲如何才能跟上时代、成为时代标记?

从10月1日起,首都机场将在3座航站楼全面上线运行民航电子临时乘机身份证明。民航临时乘机身份证明是旅客在乘机出行时,因身份证件丢失或忘记携带,经机场公安机关进行身份核实后出具的临时性乘机身份凭证。旅客可通过两个途径办理:一是通过国门公安APP进行线上办理,旅客可在任何地点使用手机申请办证,到达机场后凭二维码快速通关登机;二是在航站楼警务工作站附近的自助办理终端,进行临时乘机证明的自助办理。(记者 吴婷婷)

过年首选!春节档电影唯一一部奇幻贺岁大片

吕远,中国著名词曲作家,1929年出生于辽宁丹东,1948年参加解放区宣传队,1963年调入原海军政治部文工团,曾任海政歌舞团艺术指导、中国文联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等职。在近70年创作生涯中,他创作了千余首歌曲,百余部歌剧、舞台剧和影视片音乐。其中《克拉玛依之歌》《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西沙,我可爱的家乡》《泉水叮咚响》《牡丹之歌》《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等脍炙人口的佳作流传至今,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吕远:1956年,我看到一个西北克拉玛依打出油井的材料。这打破了外国人所说“中国无石油”的论断。我很激动,想写个歌。我们这批从东北出来的学生,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爱国,特别想国家富强起来。我想去了解这个事情,但当时关于克拉玛依的资料很少,甚至地图上都找不到名字,歌就一直没写出来。

据调查人员向荷兰媒体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在飞机罩的正下方,受损战机的左舷有一个明显的弹孔凹痕。报道称,弹药碎片也损坏了飞机的引擎。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子弹击中了飞机,但至少有一颗子弹确实留下了痕迹。对此,荷兰安全监察长维姆·巴格博斯表示:“这是一起严重的事故。因此,我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如何在未来防止这种情况再发生。”

我写出了《克拉玛依之歌》,但如果没有吕文科那种非常飘逸抒情的歌声,我那个歌只是一张纸。大家听完一首歌觉得歌不错,首先知道的就是歌手,然后才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是谁,所以我们(创作者)往往是最后被知道的。我们只是社会生活中一个极小的零件,决定作品成败与否的,是人民群众。《牡丹之歌》也好,《一个美丽的传说》也好,从现象上看是唱的人唱好了(才流传),但本质上不是,能决定谁成为歌唱家的也是人民群众。所以我总说,比我作用更大的是歌唱家,但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人民群众。我清楚地认识到,我的作品粗糙原始,离“经典”还相去甚远。这是我一贯的自我认知,谢谢。(记者袁丽萍陈俊龙刘津梅)

记者: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人对于克拉玛依这座城市的憧憬就是源自您创作的《克拉玛依之歌》。

1958年,我到兰州一个工地上劳动锻炼。我们建的就是兰州炼油厂,而且要炼的就是克拉玛依打出来的石油。我在那里边劳动边向人们打听克拉玛依的情况,找了很多资料。还看了一部苏联拍的纪录片《从阿拉木图到兰州》,其中有很多戈壁滩和克拉玛依的镜头,让我很受启发。克拉玛依环境非常艰苦,那地方风非常大,帐篷立不住,大铁桶都能吹着跑。找油的这些人工作也异常艰辛,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陆就是为了寻找石油冻死在戈壁滩上。我想让大家能了解克拉玛依,了解奋斗在克拉玛依的人们。我想写种对比,从前克拉玛依只有牧马人、荒原,在新中国忽然有了红旗、油井。我白天劳动夜里创作,一个月就完成了这首歌。回到北京后,我把这首歌交给吕文科演唱。第二年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当时我们很少有抒情歌曲,所以这个歌很快传遍全国。有同志跟我说,我是听《克拉玛依之歌》来到克拉玛依的,来了就爱上这儿了。新中国成立这70年国家飞速发展,克拉玛依是一个典型标本,从原始的、艰苦的一个地方变成现代化的全国宜居城市。

《俺的海岛好》《西沙,我可爱的家乡》等歌曲展现了守岛官兵胸怀祖国、以苦为乐、以岛为家的精神品质,至今仍在很多守岛官兵中传唱。姜伯霖摄

吕远:当时普通群众对海军的艰苦性不太了解,我就想用艰苦与乐观作为这首歌的主题,用一种比较风趣的方式,展示海军战士把海岛变成家园的乐观精神。王澄元是原唱,他已经去世了。他本人擅长诙谐风格,唱这个歌唱得也好。

庄子有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荀子在《劝学》里也曾勉励人们“学不可以已”,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就是这个道理。从这个角度讲,我们无论处在人生什么阶段都要加强学习。学习可以增长知识、开阔视野、提升能力,有益于我们改变看问题的角度、提高看事物的高度与加强看事情的深度。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处在当今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这种“不进则退”的感觉更加强烈。因此,我们没有理由放松甚至放弃学习。也正因如此,我们更要时刻抓紧学习,更新知识、及时充电,与新时代同频共振。现实生活中那些固步自封、自以为是的人恰恰缺少持续学习的意识。相反,学习越努力的人,越能意识到自己的知识贫乏、本领不足。

吕远:这是在我们这个队伍里大家不断讨论的问题。作品契合时代精神,才能引起共鸣,才能被时代记住。一个作家的作品能不能被广大人民群众承认,能不能被历史承认,有个前提,就是这个作品反映的历史感情或者这个作品表现的内容,是不是人民群众内心渴望的,这是重中之重。所以创作者一定要能更多地听到群众声音,要去感悟人民群众的所思所想。这样创作者在创作时可能(对主题)掌握得就会更好一些,体会得深刻一些、准确一些,写出来的东西就更有历史价值。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美国永远无法使用威胁语言来迫使土耳其就范,我们只懂得法律和权利这种语言,不懂得威胁。

第五届中国野战运动冠军赛组织委会副主任门东山同志主持了开幕式和闭幕式,深圳市云鹏城户外科技有限公司为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

记者9月7日从市委组织部老干局获悉,市长青老龄大学开学。该校成立以来,已累计培养学员近10万人次。

2018年度十大最佳创新创意游戏奖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华菱星马中重卡(含非完整车辆)产量为20783辆,同比增长17.17%,销量为20281辆,同比增长15.88%;专用车上装13041辆,同比增长26.05%,销量为13095辆,同比增长26.01%。对于产销量双增长,华菱星马方面称:“2018年工程车市场大幅增长,促使公司产品产销量同比攀升”。

这是为什么呢?首先是价格因素。一些老人认为陪洗一次澡要收30元到50元有点贵。按理说现在人力成本越来越高,一次陪澡收几十元不算太离谱,但对于勤俭了一辈子的很多老人来说,会认为稍贵。这可以理解。一般来说,对于一些“小打小闹”的公司,或是个体上门陪伴服务,要求其降价是很难的。对此,不妨探索规模化经营。比如,在社区开设的助浴点,或是一些公共浴室里设陪澡员,在医院设立陪医员,由于服务对象较多,服务价格就可能会适当降下来。而且,经过培训的陪澡员和陪医员,服务质量会更高,也更加专业。

记者:《俺的海岛好》这首歌旋律俏皮,歌词幽默。创作时您是怎么考虑的?

彭斯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政府考虑对印太各国提供最多600亿美元的基建援助,加上日本在该地区的投资已达100亿美元,两国的援助总额或达700亿美元。《产经新闻》13日说,安倍与彭斯在会谈中确认,双方在印太战略框架下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在能源和数字经济领域加强合作。

广州总医院心内科主任向定成介绍,对疼痛感没那么明显的三类人群,在心梗发作时不容易出现明显症状,因此在呼叫120时,要提高做心电图的意识和必要性,及时排查是否心梗发作引起身体不适。

记者:电影《南海风云》中有个插曲《西沙,我可爱的家乡》,当时也在社会上产生很大影响。这首歌您是如何创作出来的?

记者:《建设者之歌》是您早期创作的、在全国唱响的歌曲,当时怎么想到创作这么一首歌曲的?

记者:您是怎么样走上音乐创作这条道路的?

京城八月,首届“光影之梦·全国青少年影视教育活动周”在北京电影学院圆满落幕。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会长刘军、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秘书长曲杰、著名演员苗苗、北京民建丰台工委等有关领导嘉宾,与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少年代表们欢聚一堂,共同庆祝首届光影之梦活动的成功举办。

吕远:歌曲是社会生活在特定的历史时期里面形成的一个产物,只有人民群众才能决定这个作品能不能成为经典,不是作家、歌唱家或是一个团队能够定下来的。作品经不经典,要由人民群众说了算。比如《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这首歌,当时流传很广,影响比较大。为什么?它有社会背景。在粉碎“四人帮”后的一段时期,人们渴望阳光一般的生活终于来临,演唱者亲切、欢畅的歌声就得到了大家的欢迎。

记者:一首歌曲如何才能成为经典?

糗事百科

 我要评论: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牛寺鲁巴网,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9 牛寺鲁巴网保留所有权利